NEWS

《一次别离》:小人物的家长里短背后,折射的是身不由己的大环境

发布时间:2020-06-17

  电影《一次别离》是伊朗导演阿斯哈·法哈蒂的代表作之一,这部电影在2011年上映后不久便斩获了金熊奖,此后又击败了张艺谋导演的《金陵十三钗》获得了美国金球奖,最后更是拿下了奥斯卡的金像奖,而这样一部拿奖拿到手软的电影,花费的拍摄成本只有30万美元。
 
  《一次别离》无论从拍摄、选材还是剪辑方面都只能用“朴实无华”四个字来形容。而正是这样一部以“平凡”作为主旋律的电影,却比那些用华丽特效堆砌起来的大制作电影更要打动观众的心。
 
  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伊朗一个中产阶级的家庭离婚的故事。女主人西敏在与男主人纳德因离婚问题争吵后回了娘家,而正是这一次别离,牵扯出雇佣女佣、女佣流产、女佣丈夫状告纳德等一件件匪夷所思的闹剧。最终西敏与纳德终究是离婚了,影片结束在两人的女儿特梅说出自己归属权的那一刻。
 
  整部影片充满了浓厚的现实主义风格,它以叙述家长里短的口吻平淡地介绍了这场因离婚而产生的闹剧。为何这样一部小成本电影却能够将各种大奖收入囊中并赢得了无数观众的好感呢?以下将从叙事手法、形象塑造、符号暗喻三个角度来赏析这部凸显家国情怀与矛盾的作品。
 
  01
 
  叙事手法:平淡如水的叙述方式与环环相扣的叙事逻辑
 
  在《一次别离》中,导演法哈蒂通过零碎的镜头平铺直叙地告诉观众们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同时又牢牢掌握大局走向,以严谨的叙事逻辑增加了影片的说服力。
 
  1.平淡如水的叙述方式反而更加能触动人心
 
  《一次别离》这部影片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除了片尾曲,整部影片中没有再加入任何的背景音乐。
 
  背景音乐在电影中一般起到迅速代入情节、推动情节发展的作用。因此很多电影在开头都会选择用合适的背景音乐带观众迅速进入剧情。而《一次别离》的开头没有加入任何音乐,仅仅是展现了一部复印机在不停复印文件的情节。这种不穿插任何音乐的手法让影片更具生活化,就仿佛真的是在现场单纯复印文件而已。
 
  没有任何背景音乐烘托气氛,大片空白的音频背景让《一次别离》的叙事方式如白开水一般平淡。而这样平淡的叙事方式非但没有让观众们感到索然无味,反而因为高度现实的特点更能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
 
  明代文学家归有光的《项脊轩志》中有这样的一句话:“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这句话打动了万千读者的心,靠的就是平淡之处戳人心。叙述的一方越平淡,看的一方越心伤。
 
  《一次别离》中没有一句旁白,只是一群演员在尽职地扮演着一群普通人的生活,经历普通人的家长里短与冲突纠纷。越是这样平淡的叙述方式反而更能让观众体验到主人公内心的挣扎与伤痛、体验普通人的生活不易。
 
  2.环环相扣的叙事逻辑带动观众沉浸其中
 
  《一次别离》的叙事逻辑环环相扣,紧密嵌套。整部电影的节奏非常快,带动观众跟随剧情的走向逐渐深陷其中。
 
  影片的各部分情节之间存在着严密的逻辑关系:纳德与西敏因在移民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而发生争吵;争吵后的西敏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导致了患病的纳德父亲无人照料;为了照料父亲纳德雇佣了怀孕的女佣瑞茨;瑞茨为了去医院将纳德父亲绑在床上;然而纳德父亲却意外受伤被提前回家的纳德看到,愤怒的纳德将瑞茨推出门外导致其流产;瑞茨的丈夫哈瓦迪从而将纳德告上了法庭……这一连串的剧情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迅速发生,每一个事件都是偶然,最终却导致了必然的悲剧结局。
 
  当观看完影片后重新梳理情节就能明白这是一桩“罗生门”式的事件:瑞茨与哈瓦迪因为自己的孩子没了而状告纳德,另一方面纳德也要控诉瑞茨险些害死自己的父亲。双方各执一词,让观众无法简单判定到底谁对谁错。而这也正是导演想要传达给观众的用意——真实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不能够用简单的对错来判定的。
 
  影片中的每个人物都展现了自己角色身上最真实的反应,让观众无法从逻辑上挑剔出错误来。而正是这种无懈可击的叙事逻辑带动观众沉浸入影片的环境中,并且身临其境地体会出了影片中每个人身上的难处。
 
  02
 
  形象塑造:三位女性形象的塑造各自的矛盾冲突
 
  在《一次别离》中,西敏、瑞茨与特梅是不同年龄、不同层级的三个代表性女性形象,她们身上背负着不同的命运,却都有着各自的矛盾冲突。影片通过这三个女性形象,展现出伊朗女性最真实的一面。
 
  1.西敏:追求理想与家庭束缚的冲突
 
  西敏是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中产阶级妇女。这个阶级的人最先意识到了国家带给自己的禁锢,因此西敏希望自己能够带着女儿一起,离开伊朗这个日渐腐朽的国家,去过自己理想化的生活。
 
  在影片最开头,西敏对处理自己与纳德离婚事项的法官说:“我必须离开,我不希望我的女儿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当法官反问西敏“什么样的环境”时,西敏选择了沉默。在西敏的意识中,抛弃自己的国家是一件难以启齿却又无可奈何的事,但这样却依然改变不了她想要离开这个存在着种种弊端的国家的决心。
 
  然而尽管西敏的内心想要去追求理想,但现实中她却被家庭环境束缚。女儿特梅是西敏最大的软肋和束缚。
 
  为了特梅,西敏宁可与相处十几年的丈夫离婚也要带女儿出国;为了特梅,西梅选择留下帮丈夫纳德处理纠纷事件而不是一走了之;同样为了特梅,西敏在看到哈瓦迪徘徊在特梅学校时选择用金钱来换女儿的人身安全。纳德、特梅包括西敏自己都清楚地知道,只要有特梅在,西敏就不可能抛弃这个家庭。
 
  在西敏的身上,充斥着追寻理想与家庭束缚的冲突。西敏代表着伊朗的中产阶级,他们内心热爱着自己的国家,渴望自己的国家能发生改变,然而却无力改变国家的现状,想要逃离却又被各种因素所束缚,只能充满痛苦地维持着现状。
 
  2.瑞茨:谋求生存与内心信念的冲突
 
  瑞茨是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贫苦家庭的妇女。她与西敏作为两个不同阶级的女性,在形象刻画上显出了鲜明的差异性。
 
  从瑞茨的身上,我们更能看出底层阶级在整个社会大环境中为了生存的身不由己。瑞茨是一个孕妇,但她为了替丈夫还清赌债不得不怀着孕还出来工作,即使身体不适也强撑着工作。瑞茨的流产真实原因是为了追赶不小心跑到街上的纳德父亲而被车撞到,但她却将流产的原因强说成是纳德推她所致。这里观众仔细深思便会明白她的用意:如果如实说出自己流产的原因,瑞茨将在失去孩子的同时还要面临失业;而如果将流产的原因推到纳德身上,则可以获得一笔足以支撑一家人生活的赔偿金。在生存的压力下,瑞茨不得不选择“讹诈”纳德。
 
  但瑞茨的内心却依然存在着良知信念。当纳德要求瑞茨向古兰经起誓自己流产的原因确实是纳德导致时,瑞茨逃到了厨房中,借助刷碗来掩饰自己内心极度的不安。这几分钟的镜头表现出了瑞茨内心的挣扎:她知道自己错了,然而却为时已晚,如果说出真相那么她的家庭将因诉讼与欠款四分五裂,而将错就错则违背自己内心一直坚守的良知与信念。从瑞茨的这一形象上,我们能够看到人性的复杂与每个人内心都存在的善恶冲突。
 
  3.特梅:渴望亲情与价值观念的冲突
 
  特梅作为纳德与西敏的女儿,一个未成年的少女,不是悲剧的始作俑者,却要被迫承受悲剧的结果。
 
  特梅的身上同样存在着矛盾冲突:对亲情的渴望与正确的价值观念。特梅有且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而瑞茨流产之后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庭逐渐破裂。当她在努力试图维护自己家庭的完整时,她内心一直以来坚持的某些价值观念也在渐渐改变。
 
  在影片开头,纳德辅导特梅写作业,告诉特梅单词的正确拼法,特梅表示如果写正确的答案老师会给自己扣分,纳德告诉特梅不要管他人的看法要一直坚持正确真实的答案。而这一价值观念,却在法庭上亲手被特梅粉碎:为了让自己的父亲免受牢狱之灾,特梅帮助父亲向法官隐瞒了真实的情况,用谎言欺骗了法官。
 
  当特梅说出谎言的那一刻,便标志着她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孩童形象,而是踏入了成年人的世界。在这之前特梅也曾经痛苦挣扎过,但她最终还是做出了选择。
 
  特梅这一形象有着更深层次的存在意义:特梅为代表的孩童是伊朗这个国家的未来与希望,而特梅被迫说谎标志着腐朽的社会制度对孩童的摧残。在大环境的逼迫下,“特梅们”终于还是变成了麻木复杂的成年人。
 
  03
 
  符号暗喻:不同的视觉符号暗喻不同的影片寓意
 
  《一次别离》中,导演用多个视觉符号暗喻了不同的寓意,所有的这些寓意都指向了伊朗这个国家的本身。
 
  1.“玻璃”这一符号,暗喻隔阂
 
  影片多处地方都出现了玻璃,而玻璃不仅分割了影片的场景,更代表着深层的寓意:隔阂。
 
  在影片中,玻璃一共出现了19次。许多场景都是透过玻璃进行拍摄,让画面空间进一步缩小,由此营造出一种沉重压抑的氛围。在前期,影片从特梅的视角透过玻璃望着纳德与西敏吵架的场景,身为孩童的特梅无法阻止父母的争吵,只能被动地看着自己的家庭走向分裂。这里的玻璃暗喻了孩童与成人世界的隔阂,一道玻璃阻隔了孩童与成人,代表着孩童在父母争吵时的无能为力。
 
  在纳德与瑞茨的丈夫哈瓦迪发生争端时,同样有一扇玻璃门将两人分隔。玻璃门内,纳德安慰因劝架而受伤的西敏;玻璃门外,旁人劝说着情绪失控的哈瓦迪。镜头隔着玻璃拍摄双方的画面,强调的是不同的阶层因教育与待遇而产生的差异。
 
  而影片的最后,一道玻璃分隔了纳德与西敏,不仅体现了夫妻两人在观点、信仰上存在着的差异性,也暗喻了这个家庭的分崩瓦解。这些场景都可以证明,玻璃是表现人物心理状态与情节走向的重要符号。
 
  2.人物符号,暗喻国家与阶层
 
  在影片中,每个人物符号的设定都代表着不同的阶层。其中,纳德与西敏代表着伊朗的中产阶级。他们接受过高等教育,过着有房有车的生活,他们一方面对自己的国家爱得深沉,另一方面又想要逃离这个日渐腐朽的国家。
 
  纳德的父亲,正代表着日渐老朽的伊朗。这个国家深爱自己的子女,但却是束缚自己子女自由追求理想与幸福的最大阻力。在电影中有一个场景,纳德给自己的父亲洗着洗着澡忍不住趴在父亲的身上哭了起来。可以看出,纳德无法割舍自己的父亲,然而自己的父亲却又给他带来了许多痛苦,他无从宣泄只能痛哭。
 
  另一方面,瑞茨与她丈夫哈瓦迪代表着伊朗的底层群众。他们身处国家最底层,干着最苦最累的活维持着国家的运转,他们没有接受过太多文化教育,讽刺的是纳德父亲所代表的国家恰恰需要瑞茨为代表的底层阶级去照顾。
 
  特梅代表着伊朗这个国家的希望与未来。在影片中,特梅一直在被迫做出选择:选择跟父亲还是母亲生活、选择是否要父亲抛弃自己心中的信念、选择是否说出真相……同样,伊朗最终走向的选择权,也是掌握在特梅为代表的年轻人的手上。
 
  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个发生在普通人家庭中的事件,然而实际上,导演借影片之口讲述了一个关于伊朗这个国家的寓言,并以此试图唤醒拯救这个国家。
 
  结语
《一次别离》:小人物的家长里短背后,折射的是身不由己的大环境
 
  在影片的结尾,纳德与西敏最终还是办理了离婚手续,而最后的场景是法官询问特敏选择跟谁一起生活。但与大多数影片不一样的是,电影并未直接告诉观众特敏最后的选择,而是将最后一幕定格在房间外等待判决的纳德与西敏身上。开放式的结局引发观众无限的遐想,但最终一幕夫妻俩被一道玻璃门隔离的场景却奠定了分离的悲剧性主题。
 
  《一次别离》的整部影片是用无数的“冲突”堆砌起来的,内心信念的冲突、诚实与谎言的冲突、身份阶层的冲突……这些冲突都是通过看似家长里短的小事来体现的,它们交织在一起,最终将结局推向无法挽回的悲剧。在家庭、社会、宗教等诸多无可奈何的因素影响之下,一次别离终究变成了永久的别离。
 
  其实,不仅仅是伊朗,每个国家中的普通人都会有许多身不由己。幸运的是,我们的国民,特别是女性国民没有伊朗等国家加诸在女性身上的束缚。对于我们来说,《一次别离》不止是一部反映伊朗国家现状的影片,更是一部提醒我们要珍惜自己的幸福、热爱自己的国家并为之奋斗的现实之作。而后者,是只有身处中国的我们才能切实体悟到的。看了这样一部影片,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珍惜、热爱我们的祖国呢?
QQ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