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话剧《空房间》:两个女人的对话探索“母女”关系本质

发布时间:2020-01-06

  家庭、教育、亲情关系,始终是大众关注的热点,1月10日即将在上海橙剧场可当代艺术中心上演的话剧《空房间》,将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诠释、探索原生家庭问题的根源,因而备受瞩目。不同于时下常见的大制作戏剧,这场话剧中,登台的仅有两个成年女性角色,这对“母女”将用怎样的对话,撑起一场戏?
 
  担任导演、编剧的未央既是一位科幻小说作家,又多年参与戏剧创作。由她编剧的作品《安徒生密码》曾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国家大剧院、上海文化广场等多个场馆上演。
 
  《空房间》海报
 
  《空房间》是她首部自编自导的作品,剧本原名《房间》发表于《中国作家》2019年影视版4月刊。剧本的创作,源于未央对身边大量女性朋友的观察。
 
  “我陪伴过我的一个朋友。她抑郁多年,最严重时泣不成声,问起原因,却也只是因为和母亲的‘一些小事’,而我慢慢发现,恰恰就是这种一点一滴的小事足以摧毁一个人。”未央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对于一位作家而言,这样琐碎的家事乍一看平凡无奇,但出现的频率,却让她警觉。其中一位朋友的诉说让她印象深刻:在他抑郁最严重时,随身会带一根绳子,每天必须摸到这根绳子才能入睡。
 
  这些极端的例子,也让未央想起了自己与母亲的关系。这么多年来,尽管自己不曾在母亲面前崩溃,但内心同样有着不足为外人道的痛苦。
 
  “我总是表现得克制、冷静、理智,而我的母亲恰恰也是这样的人,我们是用理智相互对抗的一对母女。”未央认为,没有争吵的亲子关系,同样有可能隐含着伤痛,“外婆过世的那天我们没有哭,我记得我问过她,‘妈妈你为什不哭。’她说,‘没什么好哭的。’看着其他送别亲人的人哭到泣不成声,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如果我能哭出来就好了,我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未央说,在此后的时间里,尽管自己已从求爱不得的女孩变成了一个成年人,能够谈论、表达自己的感受,并不以此为耻,但这段记忆以及越来越多从朋友中听到的故事,促使她写下了这个剧本。
 
  剧本的原名为《房间》,之所以加上“空”字,正是想表达爱的关系中的错位。整部话剧中,登台的仅有母女两个成年女性角色。女儿娜娜是一位抑郁症患者,母亲认为她的病情严重试图把她送进医院。娜娜发现了母亲的目的非常愤怒。
 
  于是,就在这样一个晚上,两人展开了一场母女间的对话,关于父亲的死,关于责任,关于爱和恨,关于权利与控制。
 
  母女之间的互相折磨就像俄罗斯轮盘,永远不知道“下一颗子弹会射向谁”,就在这个晚上,轮盘发出了震慑人心的响声。
 
话剧《空房间》:两个女人的对话探索“母女”关系本质
 
  《空房间》排练照
 
  这既是母女间的对话,也是两个成年女人间的对话。为了表现这样单一而又复杂、激烈而又克制的矛盾,未央特别邀请了两位有丰富经验的不同年龄的女演员,担纲这部话剧的唯二角色。
 
  扮演母亲的国家一级演员刘婉玲曾参与《暗恋桃花源》《OK股票》《公用厨房》《开放夫妻》等多部戏剧,曾获得第九届中国话剧金狮奖表演奖、第五届白玉兰戏剧表演奖最佳女配角奖等,是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
 
  扮演女儿的黄嘉莉目前还在上海戏剧学院就读表演专业研究生,但已参与了多部电影和戏剧的演出。
 
  《空房间》排练照
 
  《空房间》还有一位舞台背后的“神秘人”,作为不停打断母女争执的角色出现,却又在不登场的情况下制造出戏剧张力。尽管不露面,这个角色却丝毫不轻松,未央专门邀请了国家话剧院演员、《如梦之梦》中饰演5号角色的孙强参演。
 
  演员阵容精炼却又内涵十足,未央期待他们能真正演绎出母女、亲子乃至原生家庭关系中的复杂一面:一方面,中国传统强调孝道,天下无不是之父母;与此同时,母亲强盛的控制欲,却完全有可能在精神上对自己最爱的人宣判死刑,至少,让孩子步入困惑和长久的迷茫。
 
  “我其实一直都在描绘这样一种人,他试图弄清楚一切,他想获得答案,却陷入更深的迷茫。当我想到这里时,一切都变得清晰”,未央说。
 
  据悉,《空房间》将在橙剧场可当代艺术中心连演3天。
QQ在线咨询